EN [退出]
adele为什么这么胖>中国新闻

_还原塞纳生前最后96小时 比赛当天写下诡异签名

2017-10-17 15:36

文/麦泰来

1994年5月1日,在圣马力诺的伊莫拉赛道,F1的一代传奇、“车神”阿亚顿-塞纳在比赛里命丧黄泉。20年前那个被黑色笼罩的周末,塞纳生命里的最后一个大奖赛周末——尤其是最后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赛前对是否参赛心存疑虑

周四(1994年4月28日)下午5点左右,在拜访了某意大利山地车制造公司工厂和著名的杜卡迪工厂之后,阿亚顿-塞纳抵达了圣马力诺赛道。与往常一样,他穿着T恤、斜纹棉布裤、夹克衫,头戴标志性的蓝色宽边帽子,神情轻松、精神抖擞。

他询问了车队市场部的人员在圣马力诺大奖赛期间有哪些公关/商业活动需要出席,得知威廉姆斯赞助商Rothmans烟草邀请了一批中东记者来观看比赛,他需要在周日比赛前客人午餐时与队友达蒙-希尔一起短暂地亮个相。

周五自由练习里,新人鲁本斯-巴里切罗发生了一起严重的车祸,乔丹赛车被撞得碎片飞溅。巴西奇迹般地从驾驶舱里爬了出来,不过鼻子上的血迹清晰可见。

这是一个被诅咒的周末,似乎伊莫拉赛道上的每一处都潜伏着死神的影子。周六排位赛,奥地利车手罗兰德-拉岑博格遭遇了更可怕的事故,他的Simtek赛车在维伦纽夫弯失控后以超过300公里/小时的速度撞上了护墙。赛会动用直升飞机把拉岑博格送往博洛尼亚的Maggiore医院,但抵达医院后,他被宣布抢救无效去世。

塞纳前往了事故现场,对眼前的惨状面露难色。他还是拿到了杆位,但之后,他去见了德高众望的医疗官希德-沃特金斯教授,后者试图劝说他退出比赛,但是他考虑再三后决定比赛——哪怕他答应了女友不会参赛。

那一天返回酒店后,巴西人在大堂里碰巧遇到一对刚刚办完婚礼的新人,他们完全不知道发生在伊莫拉的事情。塞纳耐心地满足了他们的合影要求,随后回到自己的房间。晚上,他与车队老板弗兰克-威廉姆斯爵士进行了谈话。

比赛当天在赛道图上签名

第二天(1994年5月1日)上午,塞纳心情沉重地来到伊莫拉。他询问了市场部人员是否一定需要在中午去中东记者的午餐会上露一个脸,还问了有哪些人到场、会有多少人。在得到“是”的答案后,他表示同意,但希望尽可能地缩短时间。

按照约定的时间,塞纳来到围场俱乐部(Paddock Club)入口,他已经换上了赛车服,不过上半身休闲地围在腰间,当然还有“Senninha”的T恤和那定他非戴不可的帽子。希尔与他在一起,一身休闲装,但戴着印有Rothmans的蓝色帽子。

VIP包厢里坐着大约40多位客人。塞纳与希尔的任务是为他们介绍伊莫拉赛道。巴西人说到:“对我们车手来说,伊莫拉是一条非常高速的赛道,对驾驶要求很高,因为全场我们的车速都相当快,这需要你在绝大部分时间里高度集中注意力,控制好赛车。”

他在维伦纽夫弯前画了一个“X”,告诉在座的中东客人赛车在这个地方车速可以接近330公里/小时,同时指出很多地方需要大力刹车,因此对赛车的刹车系统要求也很高。

“我很喜欢这条赛道,过去我在这里的表现很好,”塞纳继续说,“我多次在这里赢得过比赛,因为法拉利的关系,意大利的车迷非常热情,他们是F1里特殊的成员。”

“我希望今天的比赛会让大家觉得激动,我们车队、我和达蒙都能有好成绩,因为今年我们还没有取得像样的成绩。我认为车队需要一个好成绩才能留住争夺锦标赛冠军的希望,对我和达蒙都是如此。”

塞纳把另外半圈的讲解交给了希尔。在回答了一个问题之后,他们在赛道图上签上各自的大名。塞纳把自己的名字签在了Tamburello弯边上,然后在客人们的热烈掌声中离开围场俱乐部。这是塞纳最后一次在公众面前亮相。结束了公关工作之后,他一直坐在弗兰克-威廉姆斯爵士的办公室里直到比赛前。

死讯只能由医院宣布

比赛开始后第一圈就在发车直路上发生了事故,赛会出动了安全车。比赛恢复进行后,第七圈,从Tamburello弯传来巨大的撞击声,只见一辆蓝色的威廉姆斯赛车粉碎得不成样子,等烟雾渐渐散去后,驾驶舱里露出的是塞纳黄色的头盔,他的头歪在了一边。

当急救人员在希德-沃特金斯教授的指导下通过直升飞机把塞纳送往医院的同时,作为F1管理者的伯尼-埃克莱斯顿把塞纳家人聚集到了自己的Motorhome里。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切,曾经亲眼目睹过多场悲剧的他没有惊慌失措。

比赛重新开始后,迈克尔-舒马赫赢得冠军。但是,伯尼接到了从医院打来的电话,传来的是坏消息。“他去世了,”伯尼告诉塞纳的兄弟——列奥纳多-塞纳。不过几分钟后,就在伯尼无助地看着列奥纳多-塞纳歇斯底里地痛苦时,他又接到了一通电话。挂掉电话后,他纠正说塞纳‘头部遭受了重创’并为先前的误解道歉。

事实上,当时塞纳已经被医院宣布死亡,然而为了避免意大利司法机关对比赛中死亡事件介入引起的麻烦,对赛会和F1管理者来说,由医院官方宣布死讯比在赛道上做出声明更有利。但是,塞纳的家人不理解——或者说不再相信——伯尼说的话。

伯尼被禁止参加塞纳葬礼

由于撞车的混乱场面和急救过程被电视直播了出去,赛场外引起了轩然大波。为了逃避媒体的轰炸,伯尼搭乘转机离开了意大利,但是他的心情非常沮丧。在当时,这是12年中第一起发生在比赛里车手死亡的事故,更是电视转播进入F1后的第一次。

后来,伯尼在谈到塞纳时说:“在驾驶赛车时死去看上去一点不像会在他身上发生。他看上去是那么的坚不可摧。当得知他去世的消息时,我根本无法相信,我整个人都惊呆了。我猜想当一位车手在比赛时死去时,你唯一能说的是至少他当时做的正是他想做的事情。我一点都不觉得沮丧。”他用这种方式来掩盖内心的悲伤,毕竟他与塞纳相处得不错,还常常被请去后者的小岛度假。

悲剧发生之后,全世界媒体毫无保留地播放着事发时的电视画面,同时伴随着对比赛没有被终止的讨伐和对F1安全性的拷问。

塞纳的遗体在星期二(1994年5月3日)早上被运回巴西。第二天,上千万人走上街头加入葬礼的仪仗队。让伯尼感到尴尬的,是他在飞到圣保罗后得知自己被塞纳家人禁止参加葬礼,显然发生在Motorhome里的事情令塞纳家人耿耿于怀。他只能在酒店的房间里看着妻子斯拉维卡陪同圣保罗市长在塞纳的灵柩前献上鲜花。

当前文章:http://20171014.szielang.cn/v-news-d-20171014-g21c.html

发布时间:2017-10-17 15:36

白雪公主的故事在线听  一水硫酸镁国家标准  派拉蒙掠夺者参数配置  昆明到西双版纳有多远  杨再兴是杨家将后代吗  男版 范冰冰 夏冰 ts  椿  360抢票王网页版  vagaa影院vagaagdn  bj.gsxt.gov.cn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还原塞纳生前最后96小时 比赛当天写下诡异签名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蚌埠城市的标识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