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看雪教学设计>中国新闻

_初中小女生宿舍产子抛下五楼 并非个别现象(图)

2017-10-21 20:44

农村贫困少女的性教育与性保护,不能继续空白下去了 在宿舍偷偷生下男婴后,惊慌失措抛下五楼; 并非个别的现象,凸显农村学校性教育的缺失和家庭保护的缺位

本报记者彭卫 通讯员 王 勋

当城市学生的性教育已撩开神秘的面纱时,农村孩子尤其是那些懵懂着一头撞进青春期的孩子们的性教育,还是一片空白———学校虽设其课,却一语带过或让孩子自学;家长偶有其心,却羞于开口或忙于生计无暇交流。

他们,被夹在了资讯泛滥、引导缺失和保护缺位的空隙里。

于是便有了男生对异性的冲动型侵犯,有了女生屡屡被侵乃至怀有身孕而不自知或知情后手足无措的种种悲剧……

今天我们选登的一个案例,集青春期、无知、贫穷、缺位、涉嫌犯罪等多种要素于一体,典型且发人深省。

11月11日,当粤北的农民都在为久旱后的喜雨欢呼雀跃的时候,42岁的邓德才(化名)却将自己关在了家中,不住地抽着香烟,连声叹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一周前,他那还在读初一的女儿邓春华(化名),竟在学校宿舍内偷偷产下了一名男婴,并在产后将男婴从五楼宿舍抛下。

一周来,他在反复地责怪自己的粗心大意,也在反复提醒自己———等女儿回来,不要骂她,孩子还小,转个学就能重新做人了。

上课时间产下男婴

悲剧发生在11月4日,粤北一个镇级中学。

按照坊间传说,邓春华正和其他同学一道照常上课,突然觉得肚子疼痛,就请假回宿舍休息。回去后,她在宿舍里生下一名男婴。年少生子让邓春华惊恐万分,她害怕被父母责骂、被同学鄙视,便残忍地用宿舍里的玻璃和剪刀割破了尚在啼哭的婴儿的喉咙。婴儿死后,邓春华将其用黑色塑料袋装着想从宿舍五楼的楼角丢出学校墙外,欲就此瞒天过海,但由于产后虚弱,该男婴最终落在了校内围墙旁,并于当天中午被学校师生发现。

坊间的部分说法得到了校领导的证实,该校徐副校长告诉记者,当天中午放学后,学校的围墙边突然传来学生的尖叫声,并引来众多学生围观,学校老师连忙赶去查看,结果在墙角处发现一个黑色塑料袋,袋口露出一些毛发,打开袋子后,发现了一个已经没有心跳和呼吸的男婴。后经调查,发现男婴系该校初一(2)班女生邓春华所生,学校随即把体质虚弱的邓春华送进了镇卫生院。11月6日,邓春华被警方带走。

至于婴儿是否被从高空扔下,是否遭遇过割喉,女生如何怀孕,徐副校长表示:“一切以警方的调查为准。”

身体异样以为发福

事发后,学校对所有师生下了封口令,但是消息依然不胫而走,并迅速在平静的小镇里炸开了锅。当地多数群众对校方教育监管失职深感不满:“新生入校就应该体检,怎么会在学校读书时怀孕生子都不知道呢?”可是在采访中,不仅校方,甚至学生家长都以为邓春华只是发福。

“她入校才2个多月,报名时就已经有8个月身孕,8个月和10个月的感觉差别并不是太大,老师和学生都以为她本来身材就比较肥胖。”徐副校长告诉记者,“学校是有新生入校体检的制度,但是入校体检一般安排在12月,因此我们始终没有察觉到这名女生已经怀孕多时。”徐副校长也坦率地承认,学校对学生有不可推卸的教育和监管责任,在事发后学校也召开过紧急会议,对这一事件进行了总结和反思。

在距离学校7公里外的一个小村,记者找到了女孩的父亲邓德才。看到记者,闭门思过的邓德才不住地埋怨自己:“我有责任啊!几个月前,春华妈妈在河边洗衣服的时候,邻居还提醒她孩子是不是怀孕了,我还说,这么小的娃,怎么可能?只是长胖了而已。”

让邓德才“粗心”的一个原因是他妻子的突然发福。邓德才的妻子身高不过1.56米,但这两年体重一度增至140多斤,看着小腹隆起的女儿,邓德才也一直以为女儿和妈妈一样长胖了。

“粗心”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他和妻子整日都在忙于生计。为了多赚钱给儿女们读书,邓德才承包了村里十多亩地,种植经济作物,每到瓜熟蒂落的时候,邓德才夫妇都会到田里通宵守夜,以防小偷。

女生一向老实本分

芝麻捡到了,西瓜却丢了。直到现在,邓德才都不知道女儿于何时遭了何人下的黑手。“她每天都和叔伯兄弟姐妹们一起放学上学,不多事,不贪玩,老实勤快,不应该啊!”邓德才连连叹息,“如果我们早些知道就不会出这个事了,现在全家人都觉得没面子啊。”

邓德才和妻子共育有两男一女三个孩子,春华排名老二。在邓德才的印象里,春华一直都是一个听话懂事的乖乖女,从不上网,也不和社会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人来往,每次放学回家,都会帮助母亲做些家务,还经常下田和家人一起采摘苦瓜、苜蓿,干些力所能及的农活。家里每学期给她600元零花钱,可是一个学期下来,她还能省下200元交回家里。据邓德才回忆,春华不讲究穿,不讲究吃,基本上都是家里给什么她就穿什么,不管伙食好不好,每餐都是2-3碗饭,即便是出事前的这一年来,饭量也没见增长。

美中不足的是,春华和两个兄弟一样成绩一般,邓德才指着厅堂里空空如也的墙壁告诉记者:“这么多年,家里始终没有看到一张三好学生奖状。”

重返校园恐难实现

老实的邓德才对记者说:“这几天学校领导都来安慰过我,我想好了,等警方把情况搞清楚了,放她出来,我也不骂她,让她转个学校,重新开始。”然而,当地警方负责人告诉记者,案件正在调查中,如果邓春华触犯了法律,很难在短期内重返校园。

据这位负责人介绍,警方是11月5日晚上7时接到群众报警的,次日便将邓春华带回进行了询问。据邓春华交代,事发当天凌晨5时,她就察觉到肚子很疼,便托同学向老师请了病假,并未去课堂上课,等同学们都上学之后,她偷偷在宿舍里把孩子生了下来。然后她将男婴用塑料袋包好从5楼扔了下去,再将宿舍冲洗了一遍。中午同学回宿舍的时候,发现地板上和床上残留的血迹,邓春华谎称来了例假。在死婴被发现后,校方找到她时她才顶不住压力承认生了一个男孩。

邓春华从5楼抛下男婴已经基本被警方证实,但她是否在生育后用利器割过婴儿喉咙还要等法医鉴定结果。如今,警方正在对男婴致死原因做进一步的调查,婴儿生育出来前是否已经死亡成了邓春华是否能够免于法律责任、重返校园的关键。

另外,警方负责人表示:“男婴的父亲已经有了眉目,由于尚在取证阶段,不能披露他的身份。邓春华现在14岁8个月,男婴父亲是否构成强奸罪也尚无定论。”

那是谁的“杯具”?

-记者手记

不该发生的悲剧发生了,除了一位初一女生的前途未卜外,更让人忧心的是,悲剧越来越多地发生,家庭教育缺位和学校对性教育的回避姿态依然没有明显的改观。

相似的悲剧

邓春华的悲剧,并非孤立的个案。

2008年12月18日,就读初二的广州从化女孩小丽生下了一名男婴;2009年10月15日,佛山南海某学校一名17岁的女生也在学校宿舍里产下一名男婴。和邓春华相似的是,从怀孕到生产,两名女生的父母和学校老师都浑然不觉,两名女生也都选择了沉默,都曾动过偷偷生下来然后自己处理掉的念头。

和邓春华一样,那两名受害女孩也都不愿意说出谁是孩子的父亲。在长达3个多月的努力后,小丽才最终说出了她被50岁的邻居戴利和76岁的邻居戴新民多次性侵犯和恐吓的经历,让她不敢说出来的理由竟然是“担心家人把戴新民打死要赔很多钱”和戴利“讲出来就在没人的地方打你”的恐吓。而南海的少女妈妈,至今都没有说出孩子父亲的名字。

被回避的性教育

“如果能及时认识到早孕早育对身心的危害,很多悲剧完全可以避免。”邓春华所在学校的张主任告诉记者,现在农村的性教育基本上是空白,学校虽然都会开设生理卫生课,可是一到生殖章节,多数老师都会让学生自学。这种回避让已经可以很轻松地通过网络接触到性知识的孩子们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这对青春期普遍提早的现在的孩子们来说非常危险,不少孩子都没有起码的避孕常识,甚至怀孕多时都会当成普通的发胖,因此学生早孕时有发生。

“在我们农村,谁会好意思对十三四岁的女孩说什么性知识,如果女儿十七八岁了,当妈的可能会提醒一下。”邓德才和周围的村民明显对他们90后的女儿可能发生的早孕准备不足。

出事了能找谁

另外,山区老师对学生家长忽视家庭教育也深感忧虑。“山区的农民,要么忙着在外面打工,要么忙着干农活,学校里开个家长会,经常只有三成家长能到场。”张主任告诉记者,“性教育是需要学校、家庭和社会三方共同努力的,而不少家长却认为做父母的只需要负责一日三餐。”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不少学生因为害怕老师批评,害怕同学耻笑,不愿意和学校的师长沟通感情和思想问题,而农村孩子的父母不是在外打工就是整天忙着干农活,常年见不到人,孩子经常能看到的爷爷奶奶又因为年纪差距太大而鲜有沟通,这使得山区孩子青春期的困惑没有出口,即便怀孕了也不知道该找谁。

张主任告诉记者,事发后,他们计划在校内开个心理辅导室,希望能够给那些面临青春期困扰的少男少女一定的帮助,但是到底能起到多大的作用,他们心里也没底。

当前文章:http://20171014.szielang.cn/top/a/20171014/to2la.html

发布时间:2017-10-21 20:44

胃病怎么治  microsoft visual c  南充天气预报  昆明盘龙宣传部  zara官网加盟条件  有品钱包  avoderm牛油果官网链接  md  耽美小说强强  和银环蛇很像的蛇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初中小女生宿舍产子抛下五楼 并非个别现象(图)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徐仁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