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电鳗大战食人鱼>中国新闻

_三精董事长跳楼调查:或涉华润案

2017-10-19 19:11

5月19日晚间,三精制药和哈药股份双双发布公告,证实三精制药董事长刘占滨于5月16日被立案侦查,18日称身体不适,在黑河市逊克县医院检查身体过程中,于三楼卫生间摆脱监护法警,跳楼身亡。之前有消息称,刘占滨因涉嫌受贿被检察机关带走协助调查。

刘占滨之死,有一个若隐若现的内在逻辑:一个在十几年前屡试不爽的营销模式,在新的竞争环境下走向无可挽回的颓势后,外部的压力转化成内在的矛盾,并最终演化成了反腐的机会。

而这种反腐机会,又很容易带来一串连锁反应:在刘占滨之前,三精制药子公司三精千鹤总经理孙开敬、以及在其中拥有最大自然人股份的刘彦铎已被调查。刘占滨在死前留下的“我不想要,可不敢不要”的遗言,让人对该案的“共犯”产生很多联想。无论是在面对外部变化时的转型迟钝,还是内部“拔起萝卜带起泥”的利益联盟,均提示着国企的转型需要内外兼修。

本文刊登在第661期《中国新闻周刊》。

--------------------------------

刘占滨窝案疑云

本刊记者/王全宝(发自哈尔滨)

作为中国医药界领军企业哈药集团的一把手,曾担任哈尔滨市原常务副市长的丛国章坦言:“最近事情太多。”

5月19日晚间,哈药集团所属的上市公司三精制药(600829.SH)突然发布解释公告,证实了当天网络上关于其董事长刘占滨调查期间自杀身亡的传闻。

对于《中国新闻周刊》的采访要求,丛国章表现得非常谨慎,表示要跟负责此案的检察机关沟通后,再做决定。最终,哈药集团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李大平受托接受了《中国新闻周刊》的采访,但对于案件本身则绝口不提。

股东会后被带走

三精制药5月19日的公告称:“哈药集团三精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于5月18日接获黑河市人民检察院通报,公司董事长刘占滨先生于5月16日被立案侦查。5月18日早饭后,刘占滨先生称感觉不适。同日上午,在逊克县医院检查身体过程中,于三楼卫生间摆脱监护法警,从窗户跃出,坠地身亡。”

对于刘占滨被调查原因以及涉及哪些案件,公告并未作出进一步解释。

据知情人透露,5月15日上午10点,在三精制药新办公楼602会议室召开了三精制药股份有限公司2013年年度股东大会,会议由刘占滨主持。

5月16日,三精制药股份有限公司2013年年度股东大会决议公告亦称:本次股东大会由董事长刘占滨先生主持。

由此可以推测,刘占滨是在股东大会结束后不久,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的。

5月26日,在哈尔滨市群力开发区哈药集团新办公大楼,李大平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回应称,一般办案机关在办案时,不会通知当事人所在单位。因此,对刘占滨被调查的确切日期,集团并不知情。

刘占滨被调查期间坠楼消息披露后,坊间有消息称,刘占滨被调查一事,或与其操盘三精制药重组并购关系密切;也有消息称刘占滨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此次出事主要源于公司几位股东对刘占滨的联合逼宫”;更有消息透露,从去年开始,关于刘占滨被内部举报、收受黑钱的传言已在集团内部发酵多时。

对于上述坊间信息,5月26日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李大平都没有予以证实,回应称“以后再说吧!”

本刊记者调查获知,三精制药股份董事长刘占滨被调查或因涉窝案:在刘占滨被调查之前,三精制药下属子公司三精千鹤总经理孙开敬等人已经被有关部门调查,被调查的还有华润集团旗下的华润黑龙江医药总经理刘彦铎。

上述三起案件是否有直接牵连,目前尚不得证实,但是围绕资本运作、关联公司以及校友关系,随着调查不断深入,医药窝案渐次清晰,有迹可循。

或涉华润案

5月23日下午5时,接近下班时间,位于哈尔滨市南岗区人和街37号的华润黑龙江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润黑龙江医药”)的员工正在往墙上张贴“严禁商业贿赂”的警示板。

“她很久不在这了!”对于本刊记者提出要采访总经理刘彦铎,办公室人员显得有些惊讶。

刘彦铎,女,曾任华润黑龙江医药有限公司总经理。据知情人透露,“在华润集团董事长被调查前,刘彦铎就已经被有关部门调查了。”

本刊记者通过查询华润黑龙江医药工商档案资料显示:5月6日,华润黑龙江医药管理人员进行了变更,刘彦铎、王亚茹、冯雅菊已经被撤换掉。

2011年1月,华润集团下属的北京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与黑龙江永裕医药有限公司共同组建华润黑龙江医药有限公司,并聘任刘彦铎为华润黑龙江医药有限公司总经理。

至此,华润集团通过旗下的北京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与黑龙江省医药配送领域的黑龙江永裕医药有限公司共同组建新公司,完成华润集团在黑龙江医药流通领域规模化的扩张。

2012年3月,北京医药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更名为“华润医药商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华润医药商业)”。

据知情人介绍,此前刘彦铎为黑龙江永裕医药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其公司是黑龙江医药流通领域颇具实力的医药代理批发企业,公司的主营业务分布在医疗市场和商业市场,客户遍布哈尔滨市、大庆市及省内其他市县。

这家公司经历过两次更名,刚开始叫“黑龙江省春天药业有限公司”,后来更名为“黑龙江春天永裕医药有限公司”,2012年后更名为“黑龙江永裕医药公司”。

曾与刘彦铎有过接触的医药界人士评价说:“这个女人很大气、‘敞亮’,这些年完成资本积累后,开始搞资本运作了!”

“他老公曾是黑龙江省药监局药品安全监督处处长,后来因病退休了,并且已经去国外定居。”知情人透露说。

对于刘彦铎被调查的原因,一种揣测认为:或是因为华润集团在收购刘彦铎的黑龙江永裕医药有限公司时存在贿赂行为。

对此,5月26日,本刊记者致电华润医药商业进行求证,并想了解华润集团收购刘彦铎公司有关事宜,但至截稿时为止,仍未得到回复。

还有一种推测认为,刘彦铎或因涉及三精制药重组并购而被调查,这种猜测与近段时间三精制药多位高管被调查相联系,则更具有可能性。

本刊记者通过调查哈药集团三精千鹤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精千鹤”)工商档案显示,该公司有刘彦铎、方志有、王建军三个自然人股东。

其中,自2004年三精千鹤成立以来,刘彦铎有三次出资,其中最后一次是2011年12月出资为342.857万元人民币,成为最大自然人股东。同时,刘彦铎还是三精千鹤的董事。

本刊试图联系三精千鹤另外一位自然人股东王建军,但其手机始终处于转移呼叫状态。

目前尚无法证实刘彦铎因何被调查,但是,近几年,刘彦铎在医药界的资本腾挪,尤其是刘彦铎在三精制药的投资,引起外界诸多猜测:“刘彦铎被调查也许是引发三精制药地震的导火索。”

 同学下属被查

5月23日,位于哈尔滨市南岗区衡山路76号的哈药集团三精千鹤有限公司显得有些冷清,大厅只有一名保安在不停地玩弄手机。

“孙总被调查已经很长时间了,据说当时办案部门还对其办公室进行了搜查,目前孙总的事情还没有结论”,该公司一名工作人员向《中国新闻周刊》说。

5月26日,本刊记者向李大平了解关于三精千鹤总经理孙开敬被调查的情况,李也以“以后再说吧”予以回绝。

孙开敬为哈药集团三精千鹤制药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本刊记者通过查询三精千鹤工商档案资料显示:法人代表亦为孙开敬本人。

哈药集团三精千鹤制药有限公司是哈药集团三精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的控股子公司,是集科研开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制药企业,该公司主要从事中成药固体口服制剂的生产。刘占滨与孙开敬是上下属关系。

据知情人透露,孙开敬几个月前就已经被有关部门调查。也就是说,作为刘占滨的下属,孙开敬早于刘占滨被调查。“也许是孙开敬被调查进而牵扯到刘占滨。”

尽管上述推论没有得到有关部门证实,但刘占滨与孙开敬确有诸多交集之处。他们不仅是上下属关系,而且他们还皆毕业于黑龙江省佳木斯医学院药学专业。

2012年7月16日,在佳木斯大学药学院建院36周年庆典暨校友会成立大会上,作为药学院七期毕业生、哈药集团三精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占滨和药学院十二期毕业生、三精千鹤制药有限公司总经理孙开敬共同参加了庆典。

第二天,17日,刘占滨和孙开敬还共同出席了佳木斯大学校企产学研合作协议签约仪式。

在刘占滨坠楼消息发布后,有媒体援引知情人士未经核实的消息称,刘占滨跳楼后的被抢救过程中,曾反复说“我不想要,可不敢不要”。

从以往医药腐败案件中不难发现,管理层经济问题往往鲜有一人单独行动,彼此间知会并互相牵连者众多。在收押审讯过程中,往往会把更多涉案人员交代出来。

但是刘占滨的“纵身一跃”,给有关部门反腐败增添了诸多谜团。

据本刊记者获悉,上述系列案件或是纪委移交给检察院办案,而黑龙江省检察院只是负责一部分案件调查。

5月20日,黑河市人民检察院办公室叶波也向媒体透露,对刘占滨的调查是由黑龙江省检察院指派的,“对刘占滨的调查很久以前就开始了,而不是三精制药公告中披露的5月16日。”

“对刘占滨的调查实际上在外围已经有一段时间,刘只是系列案件中的一部分,该系列案件正在调查中,案件比较复杂。”5月26日,黑龙江省检察院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说。

当前文章:http://20171014.szielang.cn/shehui/9m0li.html

发布时间:2017-10-19 19:11

火影忍者之鸣人之死下  怎样免费注册淘宝账号  tap下载  长春理工招聘网  婚纱礼服设计图手稿  《兄弟限定》  视频制作吧  委内瑞拉在哪里  山竹怎么吃  球球大作战颜色代码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三精董事长跳楼调查:或涉华润案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黔东南福禄寿探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