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关婷娜被二狗干>中国新闻

_葛存壮:拍《小兵张嘎》没片酬 自己要掏伙食费

2017-10-18 11:13
葛存壮谈起旧作旧友,无限感慨。

葛存壮谈起旧作旧友,无限感慨。

葛存壮的龟田少佐剧照(资料图)

葛存壮的龟田少佐剧照(资料图)

“马尾巴的功能”是葛存壮的代表作,那个年代的观众无所不知。(资料图)

“马尾巴的功能”是葛存壮的代表作,那个年代的观众无所不知。(资料图)

金羊网-新快报5月17日报道 如今提起葛存壮,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葛优的爸爸。事实上从艺数十载,葛存壮先生以其精湛的演技在银幕上塑造了一个个生动的人物,其中《小兵张嘎》里的龟田少佐就是经典之一。

 壹

大家都想着怎样配合小孩让他们出戏

记者:当年《小兵张嘎》怎么会找您来扮演日本军官龟田呢?

葛存壮:《小兵张嘎》拍的时候并没有特意强调是儿童片,48年来一直雅俗共赏,大家都很喜欢,也算是一个经典之作。当年找我来演日本鬼子,这并没有什么特殊,因为那些年我基本都是演反面人物,而且演鬼子也演了很多回,大家觉得我演得挺像的,就找了我。那时候拍电影和现在不一样,这是我们北影厂的电影,除了那十几个孩子演员外,所有的成年演员也都是我们北影厂的。

记者:那时候的拍摄环境应该很艰苦吧?

葛存壮:现在拍电影,即使是拍农村题材的戏,演员怎么也要住在县里的宾馆吧,城里的戏,要住好的酒店,要套房,影帝影后那些大明星甚至要住总统套房,拿几百万上千万的片酬。我们那时候,吃住都在老乡家,没有片酬,自己还要出伙食费,拍电影就是为革命,我们拍电影就是革命的同志在革命。

《小兵张嘎》的时候我们是在白洋淀,那时候我们去白洋淀是坐卡车的,每人带个背包,装着自己的铺盖和换洗衣服,在车上,把铺盖靠着车边排两排,人坐上面,觉得还挺舒服的,中间位置再摆两排。导演和小演员住在小学校里,晚上孩子们放学回家,把两张桌子一拼就是一张床。我们这些演员就是住在当地农民的一个小院子里。那时候,伙食费一天是一块五,公家出一块,我们出五毛,每天吃饭大家就去小学校里,每人拿个碗,也没有饭桌,就自己找位置,蹲着或坐小板凳。那时候大家也不觉得苦不觉得累,有说有笑挺开心的,人民公社和老百姓也都很照顾我们,他们知道我们拍电影也是为了革命,都尽可能地给我们提供方便。所有的演职人员都全心全意地投入到拍摄中,大家在拍摄的过程中谁也不会去计较,思想境界都很高,那是一个不以金钱为杠杆的年代,每个人都特别单纯。

记者:和其他电影不同这部戏有很多的孩子,拍摄过程会不会更困难?

葛存壮:虽然是孩子,但那时候的孩子跟现在是不一样的,首先他们在学校受的教育就是要守规矩,而且在拍摄过程中看见这些叔叔伯伯爷爷奶奶们都是那样认真的,他们也不可能多捣蛋。嘎子在那时候真的已经是够调皮的了,但是他绝不会使坏、捣蛋。摄制组有个老师,每天管理着这些孩子们。那时候我们这些成年演员有空坐一起聊天,我们聊的话题就是怎样能够更好地配合孩子把戏演好,让孩子们出戏。和孩子们相比,我们这些大人都更有演戏经验,但是大人演再好也没用的,这是一部以孩子为主的戏,必须孩子出彩,所以当时我们所有的人想的就是怎样帮孩子。

 贰

拍摄中途遭遇抗洪紧急突围

记者:在拍摄的过程中,有没有特别难忘的事发生?

葛存壮:刚说到,孩子们是有个老师管理的,我们成年演员也是有个演员组的,我有幸就是这个演员组的组长。你可不要不把组长当回事啊,当时我是很认真地做这个组长的,把它当成一件大事来做的。谁病了啊,谁有矛盾啊,这些我都要管,有事没事就组织大家搬个小板凳坐一起聊戏。

为什么说当组长这件事呢,其实是因为拍摄过程中出了件大事。1963年那年发生了一场大水灾,一路逼近白洋淀、天津,当时就有口号要“保护天津”。我们住的地方其实就在白洋淀大堤的旁边,那时戏是拍不下去了,我这个组长就要组织大家一起抗洪抢险。我们这些演员和当地的老乡一起都去抗洪了,当时是要炸大堤泄洪,水来得很急,我们的住处都已经淹了,房间里都进水了。这时候文化部长专门下了命令,命令《小兵张嘎》摄制组突围。我立即就组织大家开会呀,一定是要保护孩子和老人,让他们先撤,那时我们住的院子里有棵树,我就跟我们组里的两个男演员说,“这棵树就是奶奶(戏中张嘎的奶奶)的,万一要是水来了,你们就负责把奶奶往上推。”当时是调了一辆小火轮来接我们摄制组转移,一趟船只能坐十几个人,于是就让孩子和老人先走了。我们剩下的人就负责抢运摄影器材,一趟趟地搬到船上运走,每搬一次,住的地方水就高了十来厘米,好不容易大家才全部撤到天津,再从天津回到北京。所以大家看电影好像都是在白洋淀拍的,其实有些不是,有些甚至就是在我们北影厂搭外景拍摄的,当时好就好在大的一些场面在白洋淀都已经拍完了,所以这样剪接起来,大家也看不出来。

 叁

最感触的是大部分人都已作古

记者:《小兵张嘎》的导演、演员们现在还有联系吗?他们现在的生活如何?

葛存壮:唉!这个是谈起《小兵张嘎》让我最感触的事,大部分的人都已经走了。你看我刚才说话还能够很开心,但是一说起这个话题,真的很难过,心里难受呀。崔嵬导演,我的老大哥走了,一谈到这个心里就难受。我今年82岁,阎王爷也已经招了几次手了,但我没去,现在他们大部分都走了,就剩我了,我很想念他们呀。

《小兵张嘎》里还有另外一群人,就是张嘎、小胖墩他们,当时是孩子,现在也都已经六十多岁了,我去年还见过胖墩。

背景新闻

葛优他爹,当年可是大红人

提起“马尾巴的功能”,就想起他

在一所“共产主义劳动大学”里,由葛存壮(葛优他爹)饰演的教授一本正经地在对农村招来的大学生们讲“马尾巴的功能”。这时,一个老农民来请这位教授给牛治病,却被轰走了。因为,教授认为他的“教学大纲”要比农民的实际困难重要得多。这是1975年拍摄的电影《决裂》中的一个著名的情节,著名到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人们一见到葛优他爹就想起了“马尾巴的功能”。

《决裂》是反映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生活的,表现教育战线两条路线的斗争。执行资产阶级教育路线的代表人物是一个兽医教授,名叫孙子清。葛存壮就饰演这一人物。

据介绍,一开始,导演打算选择葛存壮饰演党委书记。老葛看过剧本后觉得党委书记没什么演头,倒是教授孙子清这个人物写得很生动,很有光彩。但是他还是习惯于不挑不拣地接受了党委书记这个角色。后来,编剧胡春潮和导演研究,觉得老葛不大适合演党委书记,更适合演孙子清,于是做了角色调整。通知老葛改演孙子清时,他欣然接受。在当时,孙子清是被批判、被嘲讽的中间人物。

影片中有一场著名的讲解马尾巴功能的戏。孙教授给学生讲授马尾巴的功能。用以嘲讽资产阶级教育思想繁琐不切实际。马尾巴有多大功能,还值得这么大书特书!这场戏富有喜剧色彩。老葛掌握了喜剧表演的要领,只要情节安排到位了,越是严肃认真地去演,其喜剧效果就越强烈。他从规定情境出发,从人物思想感情出发,不故意耍噱头,严肃认真地讲课。对打搅讲课来求医的老农,以及扰乱课堂秩序的学生,表现出真正的气急败坏。他的真实表演使这场戏取得了浓厚的喜剧效果,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一时间,许多学校的黑板上出现了马尾巴的图像,孩子们纷纷效仿孙子清,嘲笑老师。

虽然现在看来,这部影片犯有思想观念上的错误,但观众对演员的表演仍然十分喜爱,多年后,还一直戏呼老葛“马尾巴的功能”或干脆简称“马尾巴”。

 记者手记

见过葛存壮,他的眼里都是慈爱

每天上午在南四环,下午在北三环、西四环,在北京采访的日子,心里很没底,也特别奔波,忙和累是必然的。

对葛老的采访,在我去北京前一直是没法落实的,晓雯姑娘天天被我催,打电话都已经打得要吐血了。联系葛老很困难,从各个渠道我们拿到了至少5个不同的电话号码,但是始终不对,而葛老本人也不太愿意接受采访,因为大家都知道他有个很著名的儿子叫葛优,他不愿意接受采访去谈他的儿子或者私生活。听说我们的采访是关于《小兵张嘎》,葛老欣然接受,因为摄制组里的很多老朋友都走了,葛老想借此怀念一下他们,也想告诉大家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因为年纪大了,葛老的思路常常会断,需要记者不断地提醒,但他待人的态度确实非常亲切和热情,绝不会给人压迫感,更不会让人觉得他是大明星,高高在上。在我们谈话的过程中,保姆带着家里白色的狗回来了,狗狗一见到客人就特别激动,不停地朝我们吠。“他叫卡拉。葛优拍完《卡拉是条狗》之后我们就买了这只狗,他帮它起名叫卡拉。”“你洗脚了吗?洗脚了吗?洗了呀,那上来吧。给大家唱个歌吧。”老人抱着卡拉,就像对个小孩子一样聊天说话,而卡拉则在老人的宠爱下变得更加激动和热情,看到我站起来,立即阻止不肯让我走,而葛老则坐在沙发上笑着看着它,眼里都是慈爱。

葛老是个很严谨的人,他特意强调拍电影的是摄制组,拍电视的才是剧组,现在演员和媒体老是说剧组剧组,其实是不准确的,他说他要专门写篇文章说这个问题。葛老还说他一个人聊《小兵张嘎》会显得片面,如果我们需要他还可以介绍我们再去采访别人。

我们走的时候,葛老坚持要把我们送进电梯,一再地跟我们挥手再见。电梯里还有别人,葛老礼貌地跟对方打招呼。这就是老艺术家,这就是大明星的父亲,那么亲切那么和气,让我们这些晚辈心里暖暖的。

 台前幕后

张嘎子与娱乐圈渐行渐远

在电影《小兵张嘎》中扮演张嘎子,神貌俱佳的表演赢得了观众们的喝彩和厚爱,嘎子成为儿童电影画廊中熠熠生辉的形象。张嘎子的扮演者安吉斯,蒙古族男孩(另一说是土家族),内蒙古著名的双枪女将乌兰之子。只可惜安吉斯没有继续从事演员这一职业。

岁月走过数十年。这么多年来,安吉斯似乎销声匿迹了,很少在媒体上露面。这些究竟是怎么造成的呢?

后来,“罗金宝”扮演者张莹的爱人李慧颖揭开了这一谜团。据她介绍,“文革”爆发后,张莹受到很大的冲击,不仅被批斗,还被关进了北影厂的牛棚,在牛棚里不许吃好的,只许吃窝头咸菜。最令张莹伤心的是,当时扮演嘎子的安吉斯有十六七岁了,他从内蒙古串联到北影,对崔嵬、张莹、于绍康这些《小兵张嘎》中的主创来了个集体批斗,还动了手……据说他打崔嵬打得最厉害。1969年6月,受到迫害的张莹因病去世,年仅45岁。

曾经在北京电影学院任教的李慧颖说,嘎子的确是批斗过张莹,但其实我不太愿意提这段历史,因为他现在各方面都不错,我以及剧组中其他人这么多年都没说过这件事,就是不希望对他有什么影响。张莹当年确实非常伤心,因为他对嘎子非常好,嘎子的游泳还是张莹教会的呢!不过那个年代,大人都有很多疯狂的行为,何况一个十多岁的孩子呀。我理解他,没有任何责怪他的意思,也希望大家理解他,都是那个年代造成的。当时有名的演员,哪有没挨过批斗的呀,越有名的演员被斗得越狠,各地的红小兵都来斗,后来北影也害怕了,怕出人命。其实当年许多斗人的和挨斗的,后来有机会把当年的那段过结说开了,现在还处得不错。“我想这件事对他而言,也是不愿意回首的一段过往,我也希望他能放下这个包袱,找时间跟大家聚聚。”

“1964年,《小兵张嘎》在北京首映,嘎子来到北京,带着他爸爸的康太克斯相机,那在当时可是贵重的东西,我见到他,还是像剧中的奶奶一样批评他说:赶紧把相机送回家,丢了多可惜。听说后来他把相机挂在墙上,真的被人拿走了。从那次后,我们基本没见过面。他其实原本也想过做演员,听说他后来也去过几个剧组试过镜,但都没演上角色,可能对年轻的他有点打击,这也成了他疏远演艺圈的一个原因。”

没有在演艺圈发展的安吉斯做过知青,下乡插过队,当过兵,后来考上了北大,毕业分配到了中直机关,再后来就经商了。

相关链接

本世纪陆续诞生新“嘎子”

●电视剧

2004年7月,同名电视剧《小兵张嘎》在中央电视台暑期黄金档播出。电视剧版小嘎子谢孟伟和电影里安吉斯版“嘎子”形象并不十分贴近,笑起来能够看到抬头纹。导演徐耿介绍,为了寻找小嘎子,他们在网上招聘,在北京、石家庄和保定设考点,因为嘎子是农村人,剧组还派人到北方农村孩子聚集的地方,比如武术学校、戏曲班等寻找,最后初定了7名小孩到白洋淀体验生活,而这7名小孩里还没有谢孟伟。谢孟伟是怎样找到的呢?原来是剧组一位副导演在7名小孩体验生活期间第三次去中国戏曲学校附中时发现的,编剧徐兵对谢孟伟也很满意。

据介绍,谢孟伟来自河北雄县农村,和张嘎是老乡,5岁开始练功,11岁进入中国戏曲学校附中。导演徐耿对他在剧中的表现很满意:“我们的小嘎子乍一看可能有点丑,但身怀武功而且肯定特别符合剧中人物的性格”。

电视剧《小兵张嘎》在拍摄中始终注意体现嘎子身上那种原汁原味的东西。全剧依旧以抗日战争为背景,讲述小张嘎的成长过程。徐导介绍,为了丰富和深化主题,编剧对一些情节作了改动,丰富了嘎子的性格命运。展示了嘎子、胖墩、玉英、佟乐4个孩子,在抗日烽火中的戏剧故事和富于传奇的童稚友谊,嘎子也在惊险的战斗中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小兵。

●动画片

2007年8月,筹备制作六年之久的动画片《小兵张嘎》亮相,在烟台首届国际动漫节上与观众见面。

动画片《小兵张嘎》是该片导演、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院长孙立军长达6年的心血之作。与故事片相比,该片在剧本环节上作了两处较大的调整,首先是在人物关系上,减少了正面人物而增加了反面势力,孙立军认为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增加影片的幽默效果。其次,为了符合动画创作规律,他们把原片结尾的高潮——嘎子烧炮楼改成了炸火车。为了配合这组画面,还加进了《铁道游击队》的元素,比如人扒火车、马队追火车等。

孙立军说:“当初,嘎子先是堵胖墩儿家烟囱,后是用柴烧炮楼,这回我让他前后统一了,一个片子里让他堵两回烟囱,第一次还是胖墩儿家的,第二次是堵火车头上的烟囱。”另外,考虑到“儿童情感”的问题,原作中的玉英在动画版中成了和嘎子一样同被奶奶收养的孤儿。

当前文章:http://20171014.szielang.cn/shehui/20171014/zvvulb.html

发布时间:2017-10-18 11:13

汽车内饰改装违法吗  上牙槽骨突出矫正  2万多的微货有什么  2017身份证丢了新政策  中国好歌曲赵照  我的江湖双子企鹅全集  天津二手车  胡可演过的所有电视剧  厦门停水查询  奥尼尔客串的电影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葛存壮:拍《小兵张嘎》没片酬 自己要掏伙食费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黑河白血病是怎么引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