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中新闻网>中国新闻

_黑龙江12岁学生撞碎小学玻璃门 割断两根动脉

2017-10-18 02:16
博博受伤住院,左臂和额头包扎着纱布。图片由王先生提供

博博受伤住院,左臂和额头包扎着纱布。图片由王先生提供

东北网7月20日讯12岁的少年,本该奔跑在阳光下,为升上初中做准备,可12岁的博博已经是两个月以来第二次入院治疗,其父王先生说,第一次是因为受伤,第二次是因为心理受到伤害,而这两次入院均与孩子的学校有关系。近日,记者介入调查,希望解开这个谜团。

12岁学生校内受伤

博博就读于林甸县东兴中心小学,今年六年级。博博的父亲王先生说,造成今天一切困扰的起因,是5月19日发生在校内的意外事故。

王先生说,春季要忙于农活,家长往往会起早送孩子上学。5月19日清晨,还下着雨,博博由亲属送到学校,不长时间后,孩子就跑着去找住在学校附近的亲属,左臂缠着衣服,胳膊正在流血,亲属立刻将孩子送往医院。

住院的当天,孩子就做了清创手术,在医院治疗半个月,随后回家休养,直到最近几天,医生才允许孩子回到学校复课。

记者看到大庆创伤医院开具的病历复印件,临床确诊记录显示“左上臂段内侧切割伤,肱三头肌内侧头,外侧头,长头及几部分三角肌,肱深动脉断裂,桡神经肌支断裂”。

王先生说,他是个农民,对“神经”、“动脉”等医学名词很陌生,只能通过自己的角度去理解,他连说带比划,以右手指着左上臂的内侧,“这里割折了两根大筋,还有两根血管,失血了,又输了两袋血”,这样的说明,极其不准确,却非常形象。

孩子身体状况好转之后,家里人开始询问当天发生的事,孩子简单描述,当时他跑向教学楼大门,撞碎了玻璃,受伤求助。

校长曾拿500元慰问

在博博住院的同时,王先生与学校取得联系,告知孩子受伤的情况。半个月后,孩子出院回家休养。

“我跟校长打电话联系过,当时对方说的可好了,意思是说肯定给拿钱,让孩子先看病。”王先生告诉记者,林甸县东兴中学是东兴中心小学的上级单位,与他电话联系的校长,正是东兴中学的校长,算起来这位校长与王先生还是远亲,有这层关系在,王先生觉得医药费的事没啥疑问。

但对博博在校内受伤一事,学校却始终没在行动上给出说法。直到一个多月之后,东兴中学校长带着500元现金,到家里看望博博,尽管学校做出了慰问的姿态,但王先生的一位亲属对此颇有看法,“他来看孩子,是因为我到县教育局找主管安全的主任了,可能是主任敦促他们了”。

进入7月份之后,博博逐渐康复,很快就可以回到学校,王先生合计了一下,医药费花了四万多元,再加上家长的误工费,孩子的营养费,大约花进去了六万元,他开始就医药费的事与校长沟通,但结果让他很失望,“开始打电话说能给赔3万,过了两天再打电话说可以给赔2万,又过两天变成一点也不给赔了,让我们爱找谁找谁去”。

家长称孩子被吓出病

据王先生讲述,事件的转折点在孩子复课之后,同时也导致孩子第二次住进医院。

7月12日,家人发现博博不说话,状态不正常,再三询问下,博博告诉家长,当天下午,东兴中心小学的校长和其他三位老师,将博博和另外两个同学带到办公室里,让三个孩子在各自的纸上签字,博博签字的纸是一片空白的,而两个女同学的纸写满了字。

王先生说他虽没有看到纸上写了什么,但应该就是学校把自己“择干净”的免责声明,“他们让孩子签空白纸,意思是想证明事故跟学校没关系,是三个学生打闹造成的,医药费都应该由那两个孩子承担”,而他如此认为的依据,是博博复述的校长和老师说的话,“校长和老师吓唬孩子,说就因为这次事,学校什么评优什么评选都没有了,影响很不好,都怪这几个孩子,反正都是很不好听的话,把孩子吓着了”。

于是博博在两个月内第二次住进医院。

校方打开摄像机接待

林甸县东兴中心小学的校长,是否真的让博博签了一份免责声明?作为其上级单位的东兴中学校长,对此作何看法呢?

7月14日,记者陪同王先生来到东兴中学,还未说明来意,校长已经认出了王先生及其亲属,随即让副校长打开办公桌旁三脚架上的DV摄像机,镜头正好对准了办公桌的位置,可以把来人的动作尽收眼底。

校长说孩子5月19日在学校受伤的事,现在已经没什么可议论的,家长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学校不会推卸责任,说我该赔10万,我就赔10万,说我该赔一分,我就赔一分”,但校长不承认曾与王先生在电话当中议论赔偿数额。

“如果不是一开始说好话,这件事能拖这么长时间吗?我能才想起来找吗?一开始说的可好了。”

很快,双方争论的焦点转换到小学校长让博博签字的问题上,王先生质疑学校撇开家长单独让孩子签字的做法,校长对此解释,他知道这回事,小学校长已经做过汇报,“学校的意思是问问学生当时的情况,把事情经过写下来。”

双方对同一件事的理解显然不同,很快再次争吵起来,校长一度想拨打报警电话,但最终又放弃了,他告诉家长,“小学校长是这么向我汇报的,如果你们有疑问,可以调查,还是那句话,是我们的责任我们一定承担,我一定处理”。

对东兴中学校长的答复,王先生很不满意,他想看看博博签字的白纸上写了什么内容,为此,他报了案,目前正等待警方处理,他相信那两个女孩和家长一定能把事实讲出来。

县教育局等警方处理

博博的遭遇,是否应当让教育局知情呢?7月14日中午,王先生来到林甸县教育局,将自己写的一份事情经过交给局长,但局长对王先生文中的激烈的措辞很不满意。

询问事情经过之后,局长告诉王先生,“你说的这两件事我都不知道,要找专人负责这件事,我们要先调查清楚再说”。

王先生说,现在就是想看孩子到底签了什么样的空白文件,为此已经报警,希望教育局能让学校拿出文件,给家长一个交待。

局长表示,既然已经报警,现在应当等待警察的处理结果,教育局会按照调查结果作出相应处理。

当前文章:http://20171014.szielang.cn/p/20171014/dlquy.html

发布时间:2017-10-18 02:16

口水楼市嘉兴  霸王别姬为什么被禁  西瓜拼盘  galaxy lighting ltd  1024  应届生会计专业自荐书  华进联合硕士8000  顺产过程  整容医院排名  甄珍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黑龙江12岁学生撞碎小学玻璃门 割断两根动脉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玩cf一卡一卡的怎么办_美国体院年度最佳提名揭晓 高尔夫球界三人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