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解酒的水果>中国新闻

_英力士的中国野心

2017-10-22 18:53

特派记者师琰伦敦报道

JimRatcliffe又瘦又高,是个长跑爱好者。今年夏天,他花了11个小时在南非完成了长达90公里的一场赛跑;在为公司创立15周年制作的短片开头,他带着一帮同事奔跑着进入镜头,当然,他跑在最前面。

无论你把他称作“全世界石油化学工程师里的头号资本高手”抑或“资本高手里的头号石油化学工程师”都不会错,否则很难解释这位61岁的英力士(INEOS)创始人如何在短短15年里让自己成立的无名化工企业成长为全球化工巨头,跟中石油、巴斯夫和道达尔呼朋唤友。

40岁那年,他花费3900万英镑从BP手中收购了其位于南英格兰的精细化工业务,那是英力士第一次出手。“你得把每个子儿都掏出来摆在桌子上,一旦失败就身无分文。”事实证明他赌对了。

此后他在石油化工领域发起多次收购,最新一笔收购记录是在今年12月18日。如今,英力士的业务横跨11个国家、拥有51家制造厂,全球雇员超过1.5万人,2012年销售额430亿美元,是英国最大的私人公司。尽管在全球化工巨头中销售额排名从第四位滑至第六,英力士仍是数种在工业界应用广泛的化工产品最大的全球供应者。

作为跻身全球亿万富豪俱乐部的人,Jim Ratcliffe喜欢保持低调,多年来他从不接受媒体采访,当今年早些时候他旗下位于苏格兰格兰杰莫斯(Grangemouth)的石化厂因为劳资纠纷发生工人罢工时,媒体忍不住抱怨对这位工厂幕后老板实在知之甚少。

这种习惯直到最近才有所转变,他决定开始试着接受精心选择的少部分媒体采访。“过去给人低调的印象,是因为我们是一家私人公司,我们的产品也不直接销售给消费者,”他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解释这种转变,“我们现在要在这方面多做一点儿,因为我们需要招募好人手,这(指公众知名度)对一家正在成长中的公司挺重要。”

炼厂纠纷背后的欧洲市场困局

Jim Ratcliffe刚刚摆平了格兰杰莫斯石化厂的劳资纠纷,两个月前斗争最激烈的时候,英力士曾宣布,将关闭这座苏格兰惟一的石化厂。现在,工人们已经接受了新的工资和养老金改革方案;英力士也将加大对该厂的投资。

“那真是处于生命边缘的一周!” Jim Ratcliffe回忆谈判关键阶段时说。

外界没有注意到的是,在格兰杰莫斯炼油厂纠纷走向的背后,实际上牵连着中石油一大笔海外投资的盈亏。

中石油在2011年初通过全资附属公司国际事业部伦敦有限公司与英力士设立两个合资公司,开发苏格兰格兰杰莫斯炼油厂和法国拉瓦莱炼油厂,中石油共出资10.15亿美元,在合资公司中分别持股50.1%和49.9%。

英力士在格兰杰莫斯拥有一家炼油厂和一家石化厂,其中,炼油厂是和中石油合资的,出现劳资纠纷的石化厂是INEOS 100%独资企业,但炼油厂和石化厂共同分担一些高成本的问题。而且一旦石化厂关门,炼油厂也很可能前途不保。

Jim Ratcliffe介绍,石化厂有一个额外的挑战是炼油厂没有的,就是石化厂来自北海的原料供应正在下降,而且下降幅度之大以至于只能维持石化厂一半产能,面对这样大的一个石化厂,惟一的解决办法就是设法从其它地方供应更多天然气。

在他看来,惟一的长期解决途径就是设法把页岩气从美国运到苏格兰,但是这需要巨大的投资,包括大量的基础设施—天然气是以液态而非气态的方式通过大西洋进行运输,而液化天然气需要零下100摄氏度的低温环境。

“格兰杰莫斯需要的投资是30亿英镑,对英力士来说,这是一张不得不签发的支票,”他说,“只有在现有养老金及其它条款有所改变的条件下才能投资,问题的根本在于,你的成本基础必须更具竞争力。”

而格兰杰莫斯工厂的现实是,工人薪水非常高,养老金占去了薪金支出的60%。“在成本基础如此高的地方我们是无法进行投资的,炼油厂和石化厂在这方面的情况一致,”Jim Ratcliffe说,“于是炼油厂和石化厂都对员工说,在养老金方面我们需要有所改变,修改一些条款,但是工会不同意。”

转折点出现在十月中,英力士拿出了不接受改变就关闭工厂的杀手锏,工会组织终于让步。

“我们向石化厂的员工解释,由于没有足够的天然气,石化厂只能发挥一半的产能,一直在大量亏损,”他说,“我们提醒工会必须接受改变,一直亏损会导致处境更艰难,而且最终两个工厂都不得不接受改变,如果石化厂不接受改变,将不得不关闭,因为我们不能再继续亏损。”

当然,没有人喜欢亏损。

在Jim Ratcliffe看来,中石油和英力士是在同一阵线上的,因为他们都需要让格兰杰莫斯更成功。“面对工会和媒体的是英力士,在我们协调同工会和员工的争议时,中石油就站在我们身后。中石油是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在这场争议中的表现不能再好,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困难,我们的良好关系非常牢固。”他说。

他相信与中石油之间的合作是双赢的,“我们从中石油学到了很多东西,中石油也从我们这里学到了一些东西。中石油尊重我们的制造能力,他们希望可以找到当地的人来管理炼油厂—而我们恰好就是经营炼油厂的。”

他认为中石油喜欢这两家与英力士合资的炼油厂,特别是其身处欧洲北海和地中海的位置,相当于获得了通向整个欧洲地区的原油的途径,包括一些独联体国家。

虽然炼油厂的状况现在好了,但是整个欧洲仍处境困难。“现在的欧洲市场比我们第一次进行合资的时候要糟糕很多,没有人可以预测到在欧洲会发生什么。”Jim Ratcliffe坦言。

英力士有2/3的资产在欧洲,1/3在美国,从2010年开始,英力士在欧洲市场的利润下降,去年的利润减半,甚至低于2009年金融危机期间;而同期该公司在美国的利润已经翻了两番。

“欧洲市场的消沉首先是因为几乎没有增长—欧洲市场对产品的需求量不大,”他分析说,“其次,欧洲生产的化学品竞争力不大,我们的能源最昂贵、而且没有好的原料,在美国,给发电厂和供热系统的天然气价格仅为欧洲的1/3。没有竞争力的能源、高企的绿色能源税和低增长率,这就是为什么在过去3年里我们的收入会减半的原因。”

英力士是第一家在美国对页岩气和页岩油进行投资的英国公司,深知在美国的投资成本比在欧洲投资的一半还要低。“事实是我们有2/3的资产在欧洲,而且欧洲市场缺乏竞争力,所以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来考虑,我们的增长将来自于哪里?”

英力士的中国野心

在Jim Ratcliffe看来,英力士最关切的问题有两个:一个是在哪里投资才可以增长,另一个是如何保持竞争力。

“我们担心的是我们的竞争力,”他说,“从欧洲角度看,中国的化工产品进口减少了,并趋于基本自给自足。我们担心的是无法再卖产品给中国、中东和北美—美国正预测在接下来5-6年之内将出口300亿美元的化工产品,在中东大量的产能也正在建设之中,看到中东、美国和中国的情形,欧洲就会很担心。”

除了继续寻求在美国增长的机会。Jim Ratcliffe将希望寄托在中国的两个大型合资项目上—在南京的苯酚工厂和在天津的丙烯腈工厂。因为英力士是全球最大的苯酚和丙烯腈生产商,因此未来中国有望成为这两种化工品最大的生产国。

“我们寻找这样的投资机会有一段时间了,”他说,“有了中石化和天津渤海这两个合作伙伴,我们会足够成功,中国有着很大的市场需求而且仍在继续增长;在中国建厂的成本很具竞争力,建厂费用不像美国和欧洲那么贵,建造船舶、水泵和管道的费用也是,劳动力也便宜,而且中国工人技术熟练、工作努力、受过很好的教育。”

为了建造这两个世界级的苯酚和丙烯腈工厂,英力士投资10亿美元,Jim Ratcliffe很高兴已经获得了发改委的许可证,他承诺将在这两个合资工厂使用全新的、最好的技术,让它们具有最强的竞争力。

相关化工厂的立项到投产,需要取得大约100个不同的许可证,英力士与中方合作伙伴已经花费3年时间,拿到了100个中的97个,预期实际建厂工作要到2014年开始,2016年投产。

说到民众担心的污染问题,Jim Ratcliffe解释说,主要的大气污染源不是化工业,而是机动车和发电厂,这一点在中国、欧洲或美国没有区别。

“苯酚和丙烯腈的生产技术是被非常仔细地进行监控的,”他解释说,“我们达到的环保标准是全球最高的。”

当前文章:http://20171014.szielang.cn/news/shehui/epjj.html

发布时间:2017-10-22 18:53

乱小说  色我网  朱家角古镇  我的女友是丧尸百度云  谢君豪毁容前后  假如明天世界末日演讲  温州气象网 全市天气  女人一辈子第二部剧情  台风信号最高预警等级  前妻请入怀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英力士的中国野心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吴忠周知_古诗咏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