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比亚迪元要停产了吗>中国新闻

_国乒体能训练刘诗雯边跑边哭 男队员装病博同情

2017-10-18 11:29

文/陈思婧 惠静文 宋斐

“不管哪种技术,要往更好的方向走,都必须以强大的体力为基础。”金择洙的一席话掷地有声,精辟地点出了他对于现代乒乓球运动的理解。

国际乒联的一系列改革提升了“体能”在乒乓球运动中的位置。悉尼奥运会之后“小球”变大变重了,对运动员自身的力量要求提高了;北京奥运会之后无机胶水取代有机胶水,器材的性能下降了,又对运动员自身的身体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

体能训练,不再是一般印象中做做俯卧撑那样简单。

从无到有

1997年,时任中国乒乓球队总教练的蔡振华就强调了体能训练的重要性。“乒乓球的技术水平已经发展到了一个很高的境界,再要有突破、有新的技术的话,就必须有很好的体能来保证,高难度的技术动作一定是在有很好的体能基础上才能做得到。”蔡振华认为,体能训练已经不能仅仅局限于以前单纯“防止伤病”为目的,体能是帮助乒乓球运动发展的突破口。

现在国家队的专职体能教练史鸿范正是1997年从田径队调来乒乓队。当时的刘国梁和秦志戬还躺地上做着仰卧起坐,当时还是小字辈的马琳、王励勤还憋足了劲儿在推着杠铃,刚来到乒乓球队的史教练也不知道应该着重训练他们什么。

那时候一般队里还没有专职体能教练,乒乓队和史教练成为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没有教科书指导,史教练只好一边摸索一边观察乒乓球运动员训练中的步法和跑动,自己编出一套以训练启动和灵活性为主的动作。

不得不承认,体能训练是很枯燥的课程,史教练就变着花样练队员们。到现在,接受体能训练的运动员换了几批,体能训练也越来越形成固定的模式,最可喜的是,队员们对体能的认识程度也逐渐加深。

从生到熟

现在谈到体能训练,基本每个运动员对它的好处都能数出个一二三,体能训练究竟有何益处,我们也来数一数。

防伤防病

施之皓说:“体能训练的整体效果不错,尤其明显的是2008周期女队三大主力基本上没有因为伤病而影响比赛。在奥运会的时候我们没有出现任何伤病情况,这说明我们的体能训练做到了点儿上。”

通过系统的体能训练计划,加上体能教练的单独辅导,一些队员的老伤都得到了缓解。原来,丁宁的膝盖一直有问题,她的下蹲发球使膝盖的负荷量非常大,导致半月板和韧带都有损伤。现在通过系统的体能训练,膝盖上的伤病得到缓解,基本不会影响正常训练和比赛。

女队体能教练陈泽斌刚来的时候,冯亚兰因为膝盖有伤不能跑长跑,跑步后她的膝盖反应很大,现在经过训练,长跑短跑她都没问题。练哪儿哪就伤病少,这是冯亚兰在体能训练中体会最深的,“所以现在我着重练腰,因为腰老受伤。”

在乒乓球队的封闭训练中,体能训练也会有一些特殊的安排。施之皓说:“封闭训练中的体能训练首先要保证我们的技术训练,其次就是防伤防病。”对于外界来说,封闭训练特训是比较神秘的,陈泽斌介绍说:“封闭训练一般会分成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把体能练上去,第二个阶段技术量上来了,体能训练就会相对减轻,其中会掺杂一些瑜伽练习。中后期都是以维持量为主。”

封闭中的体能训练内容一般会采用比较保守但是有效的项目,避免队员在体能训练中出现伤病。在封闭训练中,体能教练的照顾对象是重点队员,会为她们量身定制训练计划,陈泽斌介绍情况的时候正打算为李晓霞加强下肢力量的训练,增强她下肢的移动和发力的能力。

磨练意志

施之皓多次和体能教练提出要“折腾”这些女队员们,不能让她们太娇气了。现在女队的周六练习比赛都与长跑挂钩,4000米起跑,打赢了的跑4000米,输了的6000米。如果团体输了跑得更多,所以现在女队的周六比赛都是格外激烈,曹臻说:“为了跑少点儿,比赛都得拼了。”

被问到“最不爱练的体能项目”时,几乎所有的队员都脱口而出“长跑!”用雷振华的话说,“运动员没有不怕长跑的,都怕。”刘诗雯也交代说:“有时候会练规定时间跑15圈、20圈。偶尔感觉特累要跑不动的时候,还会边跑边哭,但就是不能停下来。”

陈泽斌还爆料了一段王璇的经历,“大雪天我带着王璇在田径场跑,她躺在雪地上哭,鼻涕耷拉半尺,喊‘我受不了了’,回来以后又躺在医务室哭,多少人同情啊。其实这些时候就是教练在磨练你。”长跑中最累的时候,咬牙挺过去,也就能跑完了,这就像是在比赛中,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你有没有意志品质再顶一下,再坚持一下,也许就是再顶一下,冠军就是你的了。

经过“扛折腾”训练,队员们的进步得到了体能教练的认可,陈泽斌举了个例子,主角又是王璇。队里要求有氧跑的速度是每公里/5分钟,王璇原来4000米跑20分钟回不来,教练从2000米开始练她,现在王璇在6000——8000米都可以用5分钟/公里的速度去完成,综合能力也随之有了明显的提高,甚至可以说是飞跃。以前的队内比赛经常被迫和二队打交流的王璇,在三次直通中成绩一次比一次喜人,第三次直通更是以4比0横扫李晓霞进入半决赛。

挖掘潜能

“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发展打球时所用到的肌肉力量,设置专项练习。”陈泽斌介绍说,“比如说肱二头肌的练习,就属于基础力量的练习,不是专项的练习,因为没有和乒乓球这项运动的特点结合。但是,我要求队员在移动中去做肱二头肌,这就是结合乒乓球运动的专项体能训练。再比如,单做一个转腰练习,虽然形式和乒乓球不一样,但是我要求在移动中做转腰,正手的转腰,左右的转腰,或是正手向前移动的转腰,因为乒乓球的转腰很多是要在移动中发力。我就是根据专项去编排这些体能练习计划,这些计划全是我在制定和实行的。”

现在的陈泽斌是乒乓球的痴迷者,从刚来的不会打球到对着墙打,到现在自我感觉水平还行,他有目的地介入乒乓球,是为了了解乒乓球的专项需求,熟悉这项运动和肌肉用力的特点。对于白手起家的陈泽斌,现在也能颇为专业地谈起对乒乓球的认识。

“从我的感觉来看,乒乓球还是动作速度、还原速度和爆发力水平最为重要,这需要神经支配能力特别强。很简单的例子,郭跃、刘诗雯在这里面动作速度和反应速度都是相当快的,郭跃最快,所以她们的技术水平也是最高的;丁宁的一般速度——30米和60米跑虽然慢了点,但是在专项速度——在移动中摸挡板和四点位移她是最快的,所以她的技术水平也不错。”

在陈泽斌眼中,女队员们都有很大的潜力可挖。女孩子们对下肢力量的训练比较忌讳,她们担心的是伴随着力量的增强,大腿和胳膊都会变得粗壮,影响体型。陈泽斌对此了如指掌,“其实加强下肢力量最好的方法还是全蹲。但是队员怕腿粗,都不爱做,我就安排仰卧蹬这些内容来代替全蹲。”

“有一天我在器械馆练习,羽毛球女队队员在做卧推,在推55公斤、60公斤,我们这边在推30公斤队员们还呲牙咧嘴,手一歪一伸的,甚至有的人推20公斤的还喊‘哎哟,我手腕不行。’其实女孩子在体能上可塑性非常大,关键是思想的问题,观念的问题,如果能从观念上思想上突破,她能配合着练,对着体能的指标练,还是非常有潜力的,这样对她们技术上的帮助也会非常大。比如说郭跃按照抓举50公斤、高翻60公斤、全蹲100公斤的指标练,其实通过训练是可以达到的,如果到这个水平那她的综合能力也就不一样了。”

我来说两句

在这里发表评论! 国乒训练太艰苦了 这样才能磨炼出顶级球员 国乒都是好样的! 从拒到要

乒乓球队里是一帮聪明人,对他们有用的东西,你不给他,他也着急管你要。在对待体能训练的态度上,队员们就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

秦志戬回忆了他当队员时的经历:“我那时对体能训练不够重视,只是泛泛地练,因为还没认识到体能对于比赛的重要性。当时只知道力量好点儿,就不会有太多的伤病,运动寿命能延长一些。”和自己以前的想法相比,秦志戬认为现在的运动员更能切身体会到体能对于技术的支持和弥补,“现在的队员对于体能是非常重视的,他们知道体能和技术密不可分,这一点在比赛中能够感觉到,体能训练的加强使他们成为直接的受益者。”

秦志戬直接举了马龙的例子,以前马龙腿动得很慢,缺乏爆发力,因此他会刻意地加班练体能。“现在可以看到他整个人的肌肉在收紧,不是像原来那样松,现在在场上人显得更紧凑,跑动、判断、灵活性都好很多。”对此马龙自己也深有体会:“练多了身体感觉人特别有劲儿。我刚来国家队的时候不爱练,偷懒的时候多,现在练身体我练得还是挺自觉的,因为自己在身体方面比较缺练,平时稍微练少一点,在比赛中就会显现出来。”

不仅是打球用力潇洒的男队员,女队员对体能训练也逐渐趋于渴求。刘诗雯非常坦诚地说:“前几年我对体能的作用认识不是很深,觉得技术训练课练好就行了,认为体能和球没什么关系。现在越往高处打就需要越强的综合能力,想提高技术的时候必须要有体能作保证。高难度,大范围的球,身体能力跟不上的话,技术训练再多也是达不到那个标准,也还是够不着那个球。本身力量增强了之后明显感觉拉球的质量比以前高,因为肌肉的爆发力增加了,击球的瞬间发力肯定比原来要大。”可能正是因为有着这样对乒乓球深刻的理解,才有了刘诗雯在年轻队员中的领先地位。

做到了认识上“要”体能训练的第一步,如何根据他们每个人的特点、每个人在体能训练与技术训练结合中得到的体会,制定属于他们自己独一无二的体能训练计划,变成了乒乓队目前正在攻克的课题。

从粗到精

刘国梁说,给每个运动员都策划一套属于他们自己的体能训练课程,是一个目标,但这个目标目前很难达到。队里专职的体能教练只有史鸿范和陈泽斌两个人,要管理好几十个队员,不可能给每个人量身定做。“这个时候还是需要运动员自己去落实,高度精练地总结出目前适合他的个性的体能训练,毕竟最了解自己的人就是你自己,在赛场上能帮你的也只有自己。”

从大范围内大家一起训练,到精确到每个人的特点进行体能训练,这已经成为了体能训练的必经之路,目前,有一些重点队员已经享受到了属于他们自己的体能训练方案。王皓最喜欢也是最常练的是突然起动反应的练习,他管这种训练叫“扔球”,教练做手势并扔球让队员去接,但是都带着晃的假动作让队员感觉非常突然,这样来提高反应速度。

体能训练不仅力争在队员个性化措施设置方面做到精,对训练课程本身也在精雕细琢。

施之皓在上海体育学院研究生的运动力学课程上了解到,网球的高水平运动员中,只有两个是左右手肌肉不均衡,绝大部分都是完全均衡的。“对于这样一个数据结果我也是很惊讶,因为网球要求的力量、体能要比乒乓球高,想想觉得左右手应该差很多。网球的运动员都能做到,那么我们乒乓球的运动员也能够做到。”

因此,施指导近期向体能教练以及队员们提出了“均衡发展”的概念。所谓均衡发展就是持拍手和不持拍手的平衡,大腿前侧、后侧、左侧、右侧的平衡。施之皓介绍说:“我们的运动员现在是明显的失衡。右手持拍的运动员右手的力量比左手的力量要大得多,导致整个右面身体的力量要大得多,这样肯定会影响协调性也容易出现伤病,而在乒乓球运动中灵敏性、协调性是至关重要的。”施指导将这一概念从课堂中带回队里实践,现在陈教练也会专门安排不持拍手的练习,帮助队员们提高均衡度。

从近到远

目前,对于中国乒乓球队来说,如何开展体能训练可能已经是一个被攻克的问题,但是如何提高体能训练的质量却还是一个在探索中的话题。

要想进一步提升体能训练的质量,最迫切需要扭转的是认识问题,无论是外行、内行,这么多年以来都认为乒乓球是一项技术型的运动,因此业余体校的小孩子一接触到乒乓球的时候就只是知道挥拍,练技术动作,这一认识也自然带到省市队甚至是国家队,队员们总是抱着这样的思想,“长跑跑得快的或是力量大的不一定拿世界冠军,拿世界冠军的不一定长跑跑得快。”

但是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乒乓球运动员,必须有好的身体能力作为保证。虽然现在一些尝到甜头的队员观念在转变,但是要是想彻底转换认识,还是要从娃娃抓起。从业余体校、省市队就开始抓体能的训练,这样一方面保证队员们技术实力的不断进步,也能防止队员过早地出现伤病、劳损的现象进而影响他们的运动寿命。

出于这方面的考虑,现在每次少年赛都会有体能的测试,测试成绩直接跟他们的比赛成绩挂钩,以此来向下传递体能训练的重要性。施之皓也说:“乒乓球专项运动的体能训练没有考核标准,所以只能靠扭转她们的观念,让她们明白体能训练的重要性。其实队员的意识应该从小培养,这应该是小学的课程而不是大学或是研究生的课程。”

当被问到体能训练碰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陈泽斌教练回答说是:“思想问题,队员的重视程度”。当队员们的认识程度不够的时候,就需要主管教练的督促与强制,李隼教练就非常重视队员的体能训练,他甚至让自己的队员停止技术训练,去练体能,跑步没有达标就去跑,跳没有达标就接着跳。

体能训练对每个运动员都有深远的意义,也许近期看到的进步只是比赛中少喘了几口,接球的范围扩大了几步,但往远了看,运动生涯的延续也是体能训练可以达到的目的,刘国梁说,如果没有体能训练,如今乒乓男队“家有二老如有二宝”的现象很可能无法存在。

从练到爱

谈起队员们最喜欢的体能训练项目,每个人都嬉皮笑脸了一下,说踢球呗。连教练秦志戬都不例外,虽然踢球有爱受伤的弊端,但有谁不爱玩呢?更何况是男孩。秦志戬说他以前踢球崴脚就崴了十几次,每次脚腕一恢复,继续踢,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秦志戬当队员的时候踢前锋,现役队员中说到前锋,王皓首先蹦了出来,说他就喜欢冲锋陷阵。

女孩也爱踢球,男队现在已经基本取消了踢球项目,女队依然在踢。用网球代替足球,可以减少受伤的几率,女孩子们踢球也没小伙子那么拼命,扎堆玩儿才是她们的乐趣。曹臻因为跑得慢,每次踢球都被安排去守门,这让她直到接受采访时仍然耿耿于怀。女孩踢球一般喜欢嚷嚷,扎堆在一起,冯亚兰说自己根本碰不到球,基本就是跟着大家跑。踢球丁宁比较在行,曾经叫板说她踢的是中场位置,记者当时给予的反驳是:没见过这么冲在对方门前的中场。

说到体能训练,首先想到的人就是王励勤,那一身肌肉不是白来的,做着枯燥的力量练习的王励勤用四个字来形容现在队员们练体能的力量来源——“苦中作乐。”队员们每天都要跟体能教练“斗智斗勇”,用王皓一句开玩笑的话就是,“不想偷懒的运动员不是好运动员。”女孩子想偷懒比较好办,撒娇耍赖。男队员一般就爱装伤装病,以此博得教练的同情。他们这样做一般会得到少练个1、2组的优待,但其实体能教练每次报出训练量的时候都打着富裕,说白了,就是留出了队员“侃价”的量。史教练经常这么做,本来应该练3组,报数说练5组,等队员挣扎挣扎,他假装好心说那就练3组吧,其实训练量一点儿没减。

“体能训练,除了苦还是苦啊!”饶静文笑着喊出自己的心声,女队里没有为体能训练哭过鼻子的恐怕没几个人。李隼教练爆料说最能哭的是常晨晨,人称“温柔杀手”,能把李隼都哭懵了。但常晨晨跑步速度却是女队里数一数二的,每次都跑最快,跑完就得大哭。常晨晨解释说,这是她发泄的方法。

爆完女队的料,男队也得来一个。男队体能训练一般都实行“出头鸟”制度,大家都累,但埋头不说,总会有人第一个喊累去跟史教练讨价还价,这个“出头鸟”一般是邱贻可扮演。

队员们虽然叫苦,其实心里深知体能训练的重要性,但正所谓苦中作乐嘛,没有这些小插曲,怎么有意思呢。所以现在的乒乓球馆里,只要听到欢笑声,肯定是在练体能,你比比我,我比比你,再互相嘲笑一下,促使每个人都练得更加拼命,这就是体能训练从练到爱的良性循环。

以上这些是体能训练从1到N的改变,而将来会如何,还要看教练和队员的共同努力,但可以肯定的是,乒乓球队从来不缺努力和花样翻新。

当前文章:http://20171014.szielang.cn/hot/fd9590.html

发布时间:2017-10-18 11:29

new balance韩国官方网  易学典官网教材下载  大连枪击案死者阎婷  全球购网站  2017上海社保缴纳比例  广州游戏编程培训  3d杀码  dnf90级女散打刷图加点  阿森纳vs切尔西视频  1024核工厂down手机版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国乒体能训练刘诗雯边跑边哭 男队员装病博同情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浙江嵊州小视频百度云_日外相称作为核武受害国 不会改变核威慑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