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步步惊心>中国新闻

_《收获》执行主编:选刊窃取原创刊物剩余价值

2017-10-18 11:31
羊城晚报记者 梁爽 实习生 潘涵 选刊窃取作家和原创刊物的剩余价值

有尊严感的作家未必看得上选刊

羊城晚报:《收获》提高稿酬、拒绝转载,在业内激起千层浪。这么做出于什么考虑?

程永新:这个做法不是我的发明。上个世纪80年代我刚到《收获》,《钟山》主编刘坪先生致电《收获》主编就说到选刊存在的不合理,但《中篇小说选刊》主编张世天打电话劝说各刊物不要形成契约拒绝选刊。当时的选刊给刊物和作家的稿酬,接近原创刊物给作家发的稿费,比如《收获》付给作家500元,那么选刊可能给三四百元。现在是什么比例?我说过,一篇中篇小说《收获》付了3万元稿酬,选刊给《收获》200元,给作家也不过一两千元,这种比例完全不合理,还愈演愈烈。当年的《中篇小说选刊》、《小说月报》,每选一篇都来跟编辑部沟通,他尊重劳动,尊重原创刊物,知道“羊毛出在羊身上”。现在是选了再说。

羊城晚报:抵制是一种好的方式吗?

程永新:我们从来没有抵制选刊。我们的诉求其实很简单第一,在《著作权法》允许的框架内尊重作家和原创刊物的劳动,选载必须征得作家和原创刊物的同意;第二,转载要有时间差,给原创刊物生存的空间;第三,大幅提高作家稿酬和转载费。我们无意与任何人作对,只为保护原创刊物的生态,尊重最起码的劳动。提出“拒绝选载”是为了引起选刊的重视,希望他们遵守规则。

杜卫东说选刊培养新人,这完全是扯淡。在培养新人方面,哪怕一个地方性的小原创杂志,我都非常尊重。选刊怎么培养新人?选了还不够,不打招呼还不够,偷偷让我们的编辑直接给电子版,他们排版一发就了事。这是什么劳动啊!选刊和原创刊物完全是不成比例的两种劳动,在原创刊物当过编辑的人不会说杜卫东那些外行的话。有人发微博讽刺他,说我们不是一个行业的。

杜卫东说我们提高稿费是因为得到有关领导部门的专项资金。但是,国家提高稿费之前,我们自己付的稿费就已经远远高于他们,最起码千字100元以上吧,跟他们付的完全不成比例。选刊成本非常低,大大窃取了作家和原创刊物的剩余价值。我反感选刊不仅因为商业操作不规范,还因为他们的文学理念。为什么选刊急着转载,跟原创期刊抢夺市场?如果真有眼光、有本事,就不要着急选。我反而看好现在的年轻人,像笛安的《文艺风尚》选了十多年前史铁生的作品,那是经过时间沉淀的作品,这种选载推动文学发展。

说白了,现在的选刊是没有个性的选刊,是劳动上值得怀疑的选刊。中国文学边缘化,但是写作没有边缘化,每年出版的文学作品太多,选刊为了降低成本只有几个编辑,看得过来吗?不可能逐篇看,所以只要名家的他就选,造成文学审美单一。

羊城晚报:你们如何向作家提出“拒绝选载”的要求?作家们反响如何?

程永新:这次与作家签订协议的工作非常细致。上半年决定这么做以后,我们跟每一篇作品的作者沟通,告诉他们这篇作品准备发表,由于要保护原创刊物的生存空间,所以希望你支持我们,这篇东西不让选载。从上半年到现在,几乎作家都支持我们。

羊城晚报:有没有不支持的作家?

程永新:没有!这是让我非常欣慰和开心的事情。如果说现在还有作者在乎选刊转载,那可能是地方刊物上“小荷才露尖尖角”的作者,希望用文学改变命运,这我可以理解。但一般的作家真的不关心选刊,因为就那么一点的钱,一个有尊严感的作家,未必看得上选刊。

办文学期刊的人要互相尊重劳动成果

羊城晚报:《著作权法》最新修改草案是否能保护原创期刊的利益?

程永新:是,我们欢迎《著作权法》的修改。其实《著作权法》在2000年以前规定原创刊物享有一年的专有权,后来不知怎么取消了,行业变得很混乱,像杜卫东这种没有法律意识的人只知道作家的权利,现在让那些对原创刊物的劳动缺少尊重的人,转载前必须看看刊物的扉页上登了什么。

羊城晚报:《北京文学》、《长江文艺》的主编也都认为没有必要拒绝转载。

程永新:我跟《长江文艺》新任主编方方是朋友,我们在微博上交流过,她的个人写作经历受益于选刊,我能理解,但我还是不太认同她的说法。《长江文艺》跟《收获》不同性质,它拿纳税人的钱办刊,《收获》面对市场说话。宣传部给我们的专项资金只能发稿费,一分钱都不能用于经营,生存全靠自己。《十月》、《花城》等出版社的刊物,利润、发行情况跟每个员工休戚相关。而《长江文艺》发行量只有1000份也没关系,国家照样拨款,作协系统养着,不可相提并论。我跟方方沟通,朋友归朋友,但这和她说的完全是两码事。有各种声音挺好,欢迎讨论,我们不蛮横,我们无意与谁为敌,我们不想对不起谁、跟谁过不去。不得不承认选刊为文学做过贡献,但时间越长不是越规范而是越混乱。我们是双月刊,有些选刊是月刊,我们发什么他们就选什么,几乎同时进入市场,你说刊物怎么办。

羊城晚报:有没有期刊响应,组成“原创期刊联盟”?

程永新:很多,我们与《上海文学》、《钟山》、《作家》等期刊都有私下沟通。我们考虑过联合几家刊物,后来还是算了,像搞运动一样。我们不想高调地组织期刊联盟对付选刊,我们只想维护自己的三点诉求。

羊城晚报:为什么其他原创刊物没有像《收获》这样站出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程永新:有各种各样的顾虑吧,例如有些杂志的主编是作协的成员。也有杂志想跟我们形成默契,弄得像美国NBA球员联盟似的,没必要。再说选刊的主编很多是经常见面的好朋友。我跟《中篇小说选刊》主编打招呼,说实在对不起,只能得罪你们了,可能会伤及无辜。但是没办法,不提出诉求、不去规范,没人保护我们。办文学期刊的人要互相尊重劳动成果,维护彼此的权益。

也许市场不需要那么多刊物

羊城晚报:按照您的要求,可能很多都会经营不下去。

程永新:《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发行量比较大,是没有问题的。现在国家要期刊转制,就是要你自己养活自己。也许社会和市场不需要那么多刊物。

羊城晚报:《收获》现在的发行量是多少?

程永新:八九万册每期。我们是双月刊,加上专门发长篇小说的《春夏卷》、《秋冬卷》,一年共8期。

羊城晚报:比起以前,现在的发行量呈现什么趋势,往上还是往下?

程永新:往上是不可能的,这是全世界纸媒的命运。我们要把数字出版、电子阅读做起来,用传统出版和电子出版两条腿走路。另外在内容质量上保持龙头地位,才可能稳步推进市场化过程。可能很多人不知道,过去在中国的纯文学刊物中,只有《收获》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就自负盈亏、独立经营,全中国恐怕没有第二家。所以对于选刊的问题,我们是有发言权的。

当前文章:http://20171014.szielang.cn/guoneixinwen/t20171014_3e9erp.html

发布时间:2017-10-18 11:31

新股申购额度怎么算  众泰t500  叶沐 黎靳辰  小飘窗卧室设计效果图  中国教育考试网  长沙房产信息网官网  整容  我告诉你win10哪个好  正视中国历史  电影解冻豆瓣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收获》执行主编:选刊窃取原创刊物剩余价值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中山国家公务员浙江职位表_郭台铭前妻照片林淑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