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2018延迟退休新政策>中国新闻

_“稳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

2017-10-24 12:49

利率市场化的步骤,应根据经济发展的成熟程度和经济运行的内在逻辑,作出合理的时序选择和安排。盲目推进利率市场化会造成严重后果。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王健君

“在现阶段的国际国内环境下,必须逐步稳健地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防止过激地推进利率市场化造成不稳定。”近日,针对中国金融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之一——利率市场化改革,国际金融论坛副秘书长王元龙这番表述让《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颇多意外。

据本刊记者了解,当前有相当多的市场舆论倾向于加快利率市场化改革,王元龙本人也曾经是利率市场化改革的积极呼吁者,甚至在对本刊记者作出上述表述时也坚持认为,“实行利率市场化是市场经济的重要标志之一,是大势所趋。”

2000年9月,王元龙就曾刊文称,“中国利率市场化改革适逢其时。”11年多过去了,为何反而要愈发谨慎?对此,他解释说:2000年一是已经出现了两年多的通缩迹象,持续的物价负增长已为中国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提供了条件,利率市场化不会引发通货膨胀;二是市场上的资金供求基本平衡,利率保持在20多年来的最低水平,放开对贷款利率的管制不会导致市场利率的大幅度上扬;三是国企和商业银行改革之初,因实力虚弱导致改革阻力小,市场化积极性较高;四是外部市场和国际金融环境处于上世纪80年代以来最好时期。

“反观今天,这四个因素已经发生了迥然不同的变化。”这位以《中国金融安全论》专著获得第十二届孙冶方经济科学奖的知名金融学者告诉本刊记者,自己不是否定利率市场化的迫切性和必要性,而是认为当前不是推进此项改革的有利时机,“现阶段我国推进利率市场化尚存在诸多不稳定因素,需要牢牢把握决策层对改革作出‘稳步推进’表述的深意。”

五大待解约束条件

王元龙开门见山向本刊记者列举了利率市场化改革的五个约束条件:

其一,价格管制体制尚存。改革开放30余年,尽管我国已经实现绝大部分产品由市场定价,但在某些资源和基础设施等领域,仍存在一定比例的政府定价的现象。

比如,原油已经与国际接轨,但成品油价格仍然没有放开;电力价格长久以来一直处于人为抑价的状态,电力价格改革进展缓慢等。铁路运输也一直处在垄断的状况,价格并没有实现完全市场化。

其二,商业银行股份制改革尚需深化。目前,国有商业银行的产权主体是国家,而产权管理关系不够明晰,还会出现“所有者缺位”和“所有权管理缺位,直接影响商业银行经营的绩效和灵活性,使得商业银行难以适应利率市场化后复杂的外部环境。

在利率风险的防范和控制能力方面,我国商业银行长期以存贷款业务为主,利息收入占营业收入较大比重。在较为严格的管制利率下,利率水平的制定及利率结构的调整都集中于中央银行。银行必须严格执行国家的利率政策,尚难通过资产负债结构的调整和适当的利率安排来分散利率风险。

其三,国企现代企业制度还在完善。在我国,银行信贷过程中最主要的资金需求方是企业。其中,国有企业在争夺资金的竞争中拥有绝对优势,是重要的融资主体。就其内部环境来看,如果法人治理结构不够完善,就会形成产权改革后“一股独大”的现象。就外部而言,政府行政干预企业日常管理活动的现象仍然时有发生。这一系列内外因素会导致一些国有企业低效率的经营水平,进而催生出资金利用效率极低。一旦推行利率市场化,利率高企,融资成本增加,会使这些国有企业将难以在竞争中生存。

另外,从当前实际情况看,一些中小企业,其信用等级普遍偏低,银行向其提供的信贷资源较少,也导致中小企业获得银行贷款的难度比较大。这种格局不利于实行“利率市场化”的基本前提——信贷市场的“平等性”和“公平性”。

其四,金融市场不够完善。我国金融市场工具种类少,数量小,交易品种单一,国债发行市场化程度不高,国债利率未发挥带动作用;货币市场在金融市场中所占比重较低,期限结构简单,货币市场以银行等金融机构之间交易为主,公众参与机会少,不能充分反映货币市场供求状况;金融市场的各子市场还处于相互分割状态,子市场之间的利率关联度低,构成货币市场的拆借市场、国债回购市场和票据市场彼此分割,尚未形成真正意义上的货币市场基准利率。

其五,金融监管水平需要更大的提高。如金融监管法律体系不健全,难以保证监管行为本身的尺度合理科学;“分立”难以适应混业经营趋势,容易造成监管重复与监管真空的并存等。

“稳步推进”的深意

在王元龙看来,当前世界经济形势极为复杂和不确定,国际金融市场动荡加剧,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十分严峻,全球经济走向复苏的道路布满荆棘。主要发达经济体内生动力不足,失业率居高不下,财政和债务风险加大。资本大量流入新兴经济体,通胀风险上升。全球流动性过剩,国际金融市场动荡,冲击市场信心。与此同时,中国正在实施“十二五”规划,宏观经济正处于转型期,伴随着工业化和城镇化快速发展,需要解决的问题更多。

“利率市场化是伴随着整体经济改革发展的一个渐进过程,市场化的步骤应根据经济发展的成熟程度和经济运行的内在逻辑作出合理的时序选择和安排。”他告诉本刊记者,此项改革应该分阶段和有计划地进行。

“从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拉美国家掀起了金融自由化改革的浪潮,而利率市场化就是其中关键的一环。”王元龙举例介绍说,南锥体三国阿根廷、智利和乌拉圭在宏观经济不稳定,国内通货膨胀居高不下的情况下推进利率市场化,并且均采用过激的快速方式在短时间内取消所有的利率管制。

“结果,市场化改革不仅未取得预期效果,反而带来了利率超高、债务危机等一系列问题,导致经济动荡,政府不得不重新对利率进行管制。”因此,他强调,研究借鉴世界上其他国家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成功经验,吸取失败教训,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独特之处要求结合国情具体分析。”

王元龙具体分析了利率市场化过程中的三类风险:

其一,推高商品和资产价格。从外国经验来看,利率因长期处于管制状态往往低于市场均衡水平,利率放开后一般都会经历一个利率大幅上升的时期。我国目前信贷需求旺盛,利率放开后将面临利率大幅上升的局面。

根据央行公布的数据,2010年全年人民币贷款增加7.95万亿元,广义货币(M2)同比增长19.7%,均超出年初制定的增长目标,流动性过剩问题凸显。如果信贷量激增,很可能造成严重的通货膨胀问题。目前我国通货膨胀率自2010年初起不断攀升,2011年7月CPI同比上涨高达6.5%。尽管2011年11月CPI已回落到4.2%,但通胀压力仍不可轻视。

不可忽视的是,利率放开后利差扩大和人民币升值预期将促使大量“热钱”流入,在当前汇率政策和结售汇制下,央行被迫投放相应本币,势必增加通货膨胀的调控难度。大量投机资金的流入可能进一步推高房地产等资产价格,危害社会经济正常运转。

其二,加剧商业银行风险。首先,传统业务捉襟见肘。利率市场化后,利率将随市场供求波动,激烈的价格竞争会导致存贷款利差的缩小,直接影响商业银行的存贷款业务的利润。同时,许多企业的闲置资金有可能存入货币市场以求获得较高的短期收益,银行的主导业务受到较大冲击。

其次,资金价格管理成本加大。利率市场化后,利率变化异常灵活,资金定价涉及到经营目标、战略决策、市场判断等宏微观层面。利率放开后一定时期内将面临较高的管理成本。

再有,利率风险加大。利率市场化后,利率很可能会出现大幅攀升,有可能会出现实际利率大于边际利率的情况,高利率必须要求更高的回报率。如果缺乏风险控制措施,片面追求短期收益,将导致信贷市场逆向选择,增大银行体系道德风险。我国商业银行利率风险管理经验不足,风险对冲工具匮乏,也是增加银行经营风险的重要因素。

其三,增大企业利率风险。企业作为金融市场的一个重要参与者,利率市场化对其影响是巨大的。国际利率市场化改革的经验来看,利率市场化后,利率在一定时期内必然升高。利率市场化将加剧银行间竞争,国有银行资金实力雄厚,业务范围广泛,在竞争中处于明显优势,一些中小银行则将面临巨大考验甚至破产风险。

利率市场化步骤

“尽管有上述种种原因,但也并不意味着不能实行利率市场化。”王元龙的观点仍然鲜明,“只要我国进一步深化改革,扩大开放,鼓励创新,不断完善各类要素价格形成机制,打破行业垄断,加大执法力度,努力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推动经济又好又快发展,利率市场化就一定能逐步实现。”

这位目前担任中国金融机构海外董事的金融专家介绍说,从国际上来看,利率市场化主要有三种途径:一是分别规定存款利率和贷款利率的浮动范围,并不断扩大范围;二是规定最高存款利率和最低贷款利率,并不断调整利率的上下限;三是规定金融中介机构平均资金成本与贷款利率之间的最大利差。

具体到下一步“稳步推进”的改革“实战”,他认为,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从扩大浮动范围入手比较好,但在步骤的安排上可根据改革以来达成的共识,即遵循以下基本原则:一是先外后内,即先放开外币存贷款利率,后放开人民币存贷款利率。二是先市场后银行,即先放开金融市场利率,后放开银行存贷款利率。三是先贷后存,即先放开贷款利率,后放开存款利率。四是先农村后城市,即先放开农村存贷款利率(农村信用社),后放开城市存贷款利率。五是先大后小,即先放开大额存款利率,后放开小额存款利率,因为小额存款多为居民储蓄,涉及面广泛,理应作为人民币利率市场化的最后阶段。

王元龙认为,稳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一方面要循序渐进地有序放开存款利率上限和贷款利率下限,另一方面加强金融市场基准利率体系建设,引导金融机构加强利率定价机制建设,积极探索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的有效途径。此外,相关配套改革措施应当到位,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完善利率市场化的宏观环境,如加快建立存款保险制度;加快推进经济结构转型,增加实体经济抗风险能力;加快完善社会保障制度等;二是创造适应利率市场化的微观基础,加快商业银行的转型改革,改变高度依赖存贷利差收入的赢利模式。

“这样,在渐进地实现利率市场化的过程中,中国的利率体系将是统一利率、有限浮动利率和自由浮动利率三个层次并存,不同的金融工具适用不同层次的利率,最终存贷款利率将彻底放开,完全实现利率市场化。当然,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王元龙展望道。

当前文章:http://20171014.szielang.cn/e/free-tizbm.html

发布时间:2017-10-24 12:49

level耳机  二极管的作用  宠物食品 网购  室内设计培训机构  落枕怎么治才能好的快  ascii码对照表  衡水中学是私立学校吗  木村纱织  嗯神兽金刚  动车票预订官网12306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稳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你好旧时光小说_赣榆天气预报一周